關渡光藝術節 – 技術統籌與執行製作:黃裕雄、林書瑜

採訪 / 高友儀、陳詠佳

 

 

黃裕雄 Yu xiong Huang (左) 林書瑜 Shu yu Lin (右)

 

|大雄老師擔任技術顧問一職。|
解決佈展層面各種技術相關的疑難雜症,
在關光節中和書瑜學長兩人是合作無間的夥伴,
另一方面他也是許多同學的心靈導師。

|書瑜學長協助關光節策展人處理佈展、流程規劃方面的執行製作。|
至下各種大小的實行問題都經由他手,可謂樑柱之間重要的釘子。

 

當初怎麼接下這份工作?

H:系上每個老師都有負責的工作。

S:接到一通電話,「有光節的事要找你幫忙,明天跟老師聯絡……」電話裡很倉促地說明完關光節的事,隔天一碰面馬上就有第一個任務(笑)。

一開始我以為我像是擔任老師助理的位置,但是過了半個月開始感受到我是執行製作這件事,不是老師的助理,才開始把責任完全扛起來。當初其實很猶豫,知道這是一個很困難的任務,那時正要畢業,就想了想,好,給自己一個挑戰,來證明自己能不能把這個東西做好,其中也是想從中學習。我曾和大雄說過,也和其他人討論過這些事情,說大雄面對這些事怎麼可以這麼淡定?才知道原來他也歷練過非常多風風雨雨。我想說好,我就乖乖撐著(大雄偷笑),看還可以從他那邊多學到什麼。過程中有好幾次覺得快撐不住了,幸好有他在,現在,這些事回想起來覺得很有趣。

 

之前有沒有相關經驗?

S:做過很多大小事情,例如去藝科中心(註1)、關美館實習、到處接工作等等,這類型的活動都有接觸過,但沒有真正自己完整的執行完。那時剛入學,提前找了各種方面的實習經驗,在科技藝術中心、關渡美術館實習過,所以有這些展覽執行活動的經驗,大概是從四年多前開始的。

H:這次書瑜大部分工作都關於展覽執行面與佈展,同時包含藝術家還有溝通其他事務的執行面,從場地、電力,到作品協調等。有關經費、經費與行政業務基本上都由系辦處理。

S :其實一開始有,因為要估算每件作品的花費、電工、保險等等,所以剛開始會協助處理預算,我和大雄老師一直討論要用什麼材料會花多少錢,他和一組有非常多報價過程,前期很不確定經費預算會是什麼樣的狀況,到後面稍微穩定下來,就交由系辦那邊去執行學校流程,我們負責前面的規劃勘景,以及之後怎麼分配調度。

 

兩人是初次合作嗎?

H:書瑜在剛入學的時候在一個大型的國際活動裡當工讀生,第一次來說,那個活動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S :我覺得那個也不完全算是合作,那時因為剛入學,趁著開學前時間很多,上網查知活動後就去當志工,所以那是第一次碰面,之後在藝科中心和學校偶爾會碰到面這樣。

 

策劃流程前期,要從哪些重要環節、工作開始準備?
(由於關光節的作品都設置在校內,還需考慮到公共空間的問題,此點較為特殊。)

H:在關光節開始運作的前期,我們會定期舉行進度會議,每一組報告他們作品的細節,策展人與系上老師們會仔細地針對作品內容與技術問題審核並提出修正意見。

當展出作品數量和形式確定後。我和書瑜主要針對作品的需求考慮各項裝置的執行面、技術可行性,也包含安全性等問題,反覆與作者們討論。除了作品本身,本次展覽活動有部分作品安裝在戶外的公共空間,協調場地動線與公共安全也是重要的課題。

 

使用公共區域會碰到的問題是?

H:最大的挑戰是電力配線的安排,以及原有公共空間的協調。

過去北藝大校園內的鷺鷥草原常見的是靜態的雕塑作品,沒有這次這麽大規模戶外需要電力的作品展出,由於學校從一開始就很支持我們的活動,總務長與同仁們大力協助解決各項公共事務的難題,也是這次光藝術節可以順利圓滿完成的重要原因之一。

S:我覺得這次展覽在學校裡面跟學校有關的都非常順利,借用草原時可能會破壞場地,像是除草或油漆,他們會很好的提醒你要處理什麼,要做哪些變動幾乎都可以。

接電也很順利,快速配電,因為我們的進度稍微慢了一點,所以他們可以拉電的時間不多,但他們動作真的很快。他們是學校長期配合的廠商,重要的是,電工很清楚學校的配電狀態,比如說從藝大咖啡、達文士、藝大書局到草原,提供給我們的電力可以很精準地安排好,甚至需要調整的部分他們也很快地幫我們處理,例如定時器的部分。而且他們常常住在學校,隨時有問題打電話幾乎都可以立馬幫我解決。

S:之前在別的地方展覽,電力需求就很緊繃,如果你的作品要很多電,得算得非常精準,有的場地可供應電量不多。其實在外面遇到有些電工師傅不會那麼細緻跟你討論,大部分要你自行處理,運氣不好還會被使臉色,但學校電工師傅們還會建議你施作的順序,也好講話。例如第一次工作坊申請空間但忘記申請冷氣,打電話詢問可以怎麼解決,他就默默的幫我把冷氣開好,還提醒我最好去申請。

H:他們是幕後功臣,因為新媒體藝術最重要的就是電,只要配電出問題作品就壞了,這次電工的處理非常專業。

 

有沒有隨身攜帶什麼好用的工具?

S:以前會帶一些奇怪的工具。

螺絲起子、三轉二的插頭是不是?我有。
豆腐頭?OK,拿去。

現在因為太重都清掉了,不然以前幾乎要什麼都有。

H:帶著書瑜就夠了。

 

有動用人力的問題嗎?

S:人力調度分成兩部分,一是從系辦那邊得到的支援,有兩門課程配合光節做了些調整,比如木工課,帶新生們實際操作機具;還有攝影課,俊吉老師帶領同學拍攝光節的作品紀錄。因為老師們希望這個展覽全系上下共同參與,但畢竟是第一次辦,課程安排和設計還不是很完整,例如:藝陣和活動的日期衝突,人力突然都跑去支援藝陣,緊急找來大二幫忙,這是我覺得還需要調整的部分。

二是系學會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中後段因為暑假結束,系學會同學也陸續回來,我覺得得到非常大的支援是,可以把很多工作安排下去完整執行,這一屆的系學會各個組別都很熱心做事、且非常在狀況內。活動組負責工作坊和講座的執行,像是報名、安排人力還有作品說明與地圖說明牌;顧展是機動組調動後大二接手;然後刊物組,除了粉絲專頁的宣傳外還有訪談影片、文章;最後是辛苦的攝影組,幾乎都通宵在處理作品記錄的工作。

我覺得這次除了作品呈現的樣貌,更重要的是系上同學把這個展覽當一回事,從大一到系學會,每一個環節都很認真。

 

如何規劃講座與工作坊?

作品面怎麼和藝術家溝通、協調?
(是否需要很大程度上,對藝術家及作品的瞭解與敏感度)

H:舉辦講座、工作坊的緣由是希望配合光的主題給民眾多一些科普知識的宣導傳播,因為新媒體藝術表面上使用到許多科技媒材,但其實背後都具有一些科學知識,可以帶領一般民眾除了觀賞藝術節之外,跟著一起動手學習。

關渡光藝術節,假日期間來校園裡的遊客和附近社區民眾很多,我們希望從作品出發,應用背後技術或一些科學知識,這次的主題 “光” 其實就是個很好的形式,雖然我們在校園裡呈現的是藝術作品,但學校是一個教育的場域,在教育上的角度上對一般民眾,甚至是小朋友來說,知道這些作品作品是以科學、化學原理做出來的,學習上就可以變得有趣,甚至可以是藝術的呈現,這些反饋和影響對於光藝術節來說其實是蠻重要的部分。

S:執行面就是,因為我們的主題需要配合藝術家的作品內容,但碰上有些藝術家沒辦法來的情況時,我們就得想辦法,把這個主題換方式呈現。確實要對這次展覽中的作品非常熟悉,一些作品都摸索清楚到可以自己做出來。此外還需考慮到科學教育的層面,再跟藝術家討論如何設計課程內容。

有時候是邀請他們做他們也很願意,但像是同學們沒有那麼多經驗,所以初期需要滿多討論,但是給了他們方向之後,也慢慢發展出很多有趣的工作坊與講座。

 

有什麼規劃時間的重點嗎?

H:睡飽好重要。

S:記得吃飯睡覺。

 

當時發生哪些預想不到的困難,最挫折的是什麼?

問題發生時如何思考解決方法?

H:前期規畫作品的時候有比較清楚的時間軸,那些都可以儘早處理,能在佈展前提早處理規劃的部分盡量做,但是進入佈展期,就發生了很多無法預測的事,作品、人、天候以及各種意想不到的狀況等,例如在開幕前幾天遇到颱風是令人最崩潰的事,今年九月有四個颱風來拜訪台灣,其中一個最強的在開幕前兩天摧毀了一些作品,幸好都及時修復完成。

新媒體藝術在實務上都是比較複雜的,如何有效率地解決問題必須依靠經驗,一定都會遇過非常多的失敗與挫折,當然必須從中學習和調整,所以才說創作的過程往往才是作品最精彩的部分。對於同學來說,現在是第一次參加這種活動,但是未來這類型的經驗越來越多,就會知道該怎麼應變。

 

請分享一下這段時間使用的紓壓法。

H:吃宵夜。

S:聽佛經…。真的很有用,我在最崩潰的時後,需要讓自己處於一個完全空的狀態。

你剛剛問要如何快速地解決事情,很重要一點就是不能有太多的情緒和雜念,因為我的任務需要接收各種複雜瑣碎的事情處理,時間不夠,只能越快解決掉越好,心無雜念地趕快做,我覺得聽佛經時效率變非常高。

吃宵夜也是,真的要找一個方式適時地抒發,可以消耗負面情緒,不然遇到太多難關你就會死掉。

H:有趣的是常常半夜跟書瑜在竹圍的早餐店吃宵夜,在深夜裡彙整各項問題並交換意見,那時的狀態最有效率。

 

給未來想參與策展規劃的同學一些建議:

H:這麼說好了,明年關光節舉辦的話就來參加吧!參加一次功力大增好幾倍,了解如何做好作品和佈展,嚴肅地面對展覽才能學到最真實的經驗,但在心態上必須是正向的。

因為同學們大部分時間,除了畢業展、系展,基本上都是比較舒適安全的環境做作品,但你們出了學校之後,才是真正挑戰的開始。所以我們希望學校裡有這樣和展覽有關的教學活動,唯有透過實務上的展覽經驗才能真實地學習如何把作品做好。

當你認真面對自己的創作是作品而不是作業時,心態就完全不一樣。當你們都很認真且嚴肅地看待自己作品,就會盡力把每個環節做到最好。

S:同學目前為止的作品,都在課堂、教室裡,展覽地點不外乎科藝廊AB、黑盒子,需要的展覽時間只要評鑑當天,老師來看時你的作品動起來就好,但是想想看它有沒有辦法跑一個禮拜,有沒有可能穩定地跑兩個禮拜、跑一個月,這是不一樣的事情,要面對的東西會完全不同,很多小細節要處理測試,他不是作業,是作品。

H:我也建議你們嘗試把作品參加徵件跟展覽活動,因為只有透過這樣的方式才能知道你的創作和能力到達什麼階段,過程中當然會像書瑜所提那樣碰到各種困難,基本上這些都是你們必須要被訓練的環節之一,如何精準地實踐作品是一段艱辛的路。

 

未來關光節與新媒系的發展?

H:世界各地都有許多藝術節活動,希望關光節在未來也可以變成每年一個很重要的藝術節活動,同時對於新媒系的同學或畢業校友來說都是很好發揮的舞台,你們未來有好作品也很歡迎,透過這個展覽活動把你們的創作推展到比較完善的狀態。

S:關光節的時候有大雄可以問多好

H:有書瑜會幫你做多好

S:本來不會的瞬間都學會了,要把握機會,這個機會很好。你們像還在溫室裏剛要踏出這條界線準備上戰場,此時的過渡期,還有一半被學校保護著,又有一個平台讓大家看見你的作品。

H:在校內辦的活動還是有地利之便,而且展期是一個月。場地與電力等一些公共事務的事情都幫你處理好了,要工具有工具,要工廠有工廠,要書瑜有書瑜。

S:要大雄有大雄。

 

關光節終於順利結束了,最後的感言?

S:就像,打了一個很大的魔王得到很多經驗,過程中還得到很多人支持,蠻感動的。真的很謝謝大家,這不是要客套,是真的還好有這麼多幫助,不然真的會弄不出來。

H:謝謝大家,因為有你們加入才讓展覽更順利,希望讓這個風氣延續,每年到這個時候同學們一起來參與。

 

註1: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與科技中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